深圳为什么没被高房价击倒?

  “那个房子多少钱?”“就10万吧。”这是深圳人的日常交流。

  不知从何时起,深圳人对豪宅日光的新闻已经不再震惊,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深圳10万/平的豪宅,与4万/平的刚需起步价。

  与这房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深圳近四年新增了近200万人口。为什么在内地第一高的房价下,每年仍然有数十万的年轻人前仆后继呢?

  从一个十年深漂看来,决定深圳吸引力的,不是香蜜湖深圳湾蛇口的千万豪宅,而是白石洲、坪洲、上下沙这些被低估的城中村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是城中村保护了高房价下的深圳。

左氏作品 | 摄影:刘晨龙(版权归原著所有)

  1、深圳常住人口,常住在哪里?

  近期,深圳市统计局数据显示,全市常住人口是1302.66万人,其中户籍人口454.70万人,只占1/3。同时,2018年深圳常住人口增加49.83万人,再次成为全国各城市增量第一。

  最近四年,深圳已经累计新增了超过200万常住人口:2015年,深圳新增常住人口60万;2016年新增52.9万;2017年新增62万。

  人在深圳,自然需要房子居住。据估算,深圳的住房自有率不到40%,全国倒数第一,但深圳的房价收入比却是全国最高之一。也就是说,买房是始终少数深圳人的行为,租房才是深圳人的居住常态。

  那么,深圳这将近1000万的常住人口,常住在哪里呢?

  

  答案自然是,城中村。根据深圳规土委调研数据显示,深圳城中村租赁住房约占深圳总租赁住房70%,因为这里提供了大量低租金小户型适居租赁住房。

  其中,价格是与性价比是城中村唯一的优势。你很难想象,在与华为仅一路之隔的城中村,其房租单房最低仅750元/月,一房一厅950元/月也可以租到。即便在关内的中心位置,科技园、福田CBD这样的大型企业基地,周边的城中村价格普遍也不会超过2000元/人/月。

  对于深圳的企业而言,这就是最好的住房补贴。

  2、深圳,本没有“村”

  深圳本没有城中村,但来的人多了,村就长出来了。

  上世纪80-90年代,深圳城市文明刚开始迸发的时期,五湖四海的人们从全国各个角落涌来。为了解决这些淘金者居住和生活问题,在出租利益的驱动下,深圳原著民们普遍私自违法加建,产生了空间密度极高的农民房,将深圳地域原有的村落连成了一体,成就了现在我们看见的城中村。

  据2013年深圳市住建局的数据显示,深圳共有以行政村为单位的城中村241个,其中特区内城中村91个;城中村农民房或私人自建房超过35万栋。

  

  城中村的一切,是自然野蛮生长出来的,教科书上没有。

  在这种高度竞争的环境下,城中村围绕着“人”的基本需求,逐步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城市生态系统:最性价比的户型、最便捷的地段、最高效的交通、最完整的生活配套,以及整个服务城中村的产业链。

  例如五湖四海的各地小吃店、二手家具的买卖、衣服裤子的缝补、开锁配钥服务等等,这些在现代化深圳基本上找不到的低端服务,只存在于城中村之中。

  

  3、深圳要感谢城中村

  就是这样的城中村,给了高房价下的深圳一点喘息之机。因为,城中村成了深圳最大的“保障房”,它为城市留住了人。

  从发展优势来看,深圳这座城市有两个显著的特点:

  第一,户籍人口倒挂。深圳的户籍人口仅占常住人口的1/3,给深圳的抢人大战提供了巨大的增长空间;

  第二是大量的城中村出现,提供了满足基本需求的生存空间,承担了当初本应政府承担建设的海量廉租住房,成了深圳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保障。

  去年,王石曾在公开演讲中提到:“深圳1044个城中村里居住了60%的城市人口,为四面八方来到深圳追求梦想的人提供了第一落脚点,他们是特区活力与竞争力的基石。”

  今年,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王锋也分享了一个普查数据:深圳城中村建设用地规模占全市的31%,但居住人口却占全市的64%。也就是说,现在依然有近1000万的深圳人口,居住在城中村之中。

  “深圳竞争力超过北京,要感谢城中村!”王峰表示,去年北京人口流失30万,深圳新增50万人才,就是深圳城中村的功劳。


  ▲坪洲已经成为深圳最大的城中村之一,每天这里的上班族都要经历排队上地铁。

  4、深圳精神的孵化器

  深圳的“村”,其实就是城市的脉搏,因为驻扎在这里的是城市的心。但在一些人的心目中,城中村是脏乱和落后的代名词,不符合权力美学的要求。

  然而深圳的城中村,既不是印度的贫民窟,更不是拉美的贫民窟,它并非都是外界想像的那种“底层人群”,相反的,这里容纳了这座城市中最基础,也是最具活力的人群。

  这里有非常富裕的村民、收入可观的蓝领工人与小商贩、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,也可能是程序员,设计师、公务员等等。这是一个非常丰富与精彩的生态系统,与其他国家城市的的棚户区和贫民窟完全不同。

  相比于深圳现在的人才住房、政策补贴,都有一个门槛或者需要审批,只有城中村没有这些,它对所有人都是敞开怀报的。在城中村面前,无论你来自哪里,大家都是平等的,都是城中村接纳的。


  左氏摄影|摄影:liyu(版权归原著所有)

  而且由于生活设施完善、生活成本低,这里相当一部分人要在城中村长期居住3-5年,甚至更久。在这里随处可见努力奋斗的人们,同时这些这些人们随时提醒着你要努力奋斗早日脱离他们。正因如此,无数实现深圳梦想,都是从城中村孵化出来的。

  华为的任正非、大疆的汪涛、网易的丁磊,创业初期都有过城中村的居住或者办公经历。这是城中村给予这些创业英雄第一个容身的空间。

  而在世联行董事长陈劲松看来,“深圳精神”就是“城中村”精神。每次走进城中村,陈劲松最大的感受是,总有一种兴奋感,因为中国没有什么地方比城中村更具活力了。

  “深圳经济之所以依然牛逼,就是因为深圳城中村的存在,城中村吸纳了相当多的人口。如果没有城中村,深圳将变成无本之木。城中村是深圳的最大珍宝,但可惜的是,我们对城中村的认识陷入了很大误区。”陈劲松说。

  感谢有你,城中村

  

  深圳是我很感激的一座城市。我在城中村里熬过最贫穷无望的时候,也挣到了前二十年没有幻想过的东西。我在那里失去了该失去的,得到了该得到的。想安利给所有还未涉世的年轻人,如果你出身农村又选择在二线城市上学,一定要单枪匹马去深圳。

  人间不值得,深圳很值得。

  ——@风起鹏城

  

  2009年初来深圳工作时,住在石厦附近的新洲村。

  城中村里的一线天和握手楼记忆还是很深刻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里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。今晚走过楼下那些便利店小吃店有一种奇妙的熟悉感。

  ——@五月没有天

  

  差不多三年前,那会刚来深圳住在城中村。今天路过哪里,特意跑去想吃碗桂林米粉,是那会想吃却不是经常吃得起的,一碗15块钱的米粉。到那找了几圈发现那个店拆了,整栋楼都在翻新,然后去了一个之前在那边一直没舍得去吃的一个饭店。

  纪念一下那段特别穷困潦倒的日子,想要在深圳生活好真难啊,你还要加油啊。

  ——@榴莲味牛奶LU

  

  城中村就像城市里的海绵,低收入人群可以在里面找到落脚点。我在白石洲住过,周边是很贵的海景楼,走进去就是密密的农民房,各种店铺24小时吵吵闹闹,一顿饭人均10块钱就能吃到肉,20还能喝到酒。

  非常喜欢在深圳的这些城中村!!即使像我这样悲观的人也能在被它的热情和希望感染。

  ——@Grace

  

  在深圳城中村住了5年,现在已离开3年。依然清晰的记得,那天找房东说我买房要退租了,她跟我说了一句“恭喜”。让我愣了一下。

  住在城中村,是为了离开城中村。真的很感谢你。

  ——陳

  

  

  世界上伟大都市的共性之一,便是拥有成功的“落脚城市”。深圳为什么没被高房价“击倒”?就是因为城中村让年轻人有了城中村这样的落脚点。中国任何一个一线城市的崛起,城中村功不可没——它提供了早期吸纳人口、低成本创业、生活的土壤。

  “落脚城市”不是城市发展的最终形态,但却是必不可少的一个过渡形态。大城市存在落脚城市一点都不可耻,而且恰恰相反,深圳应主动保护城中村这种廉价居住地区的存在。因为它是城市文明的海绵,也是每个希望启航的地方。

  今年年3月,《深圳市城中村(旧村)综合整治总体规划(2019-2025)》正式发布,城中村治理模式由“拆”改“治”。规划中明确写道:“不急功近利”、“不大拆大建”、“高度重视城中村保留”。简而言之,全深圳1/3的城中村不拆了。

  深圳没变,还是那个包容一切的深圳。
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“深圳客”(szhenke),作者:圳长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