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消费力,为何只排第七?

  近日,2018年中国消费力最强的前十大城市出炉,分别是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重庆、武汉、成都、深圳、南京、苏州和杭州。

  这其中,一线城市遥遥领先,上海第一,北京第二,均破万亿,排在第三名的广州破万亿也是指日可待。

  在新的经济增长新式下,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,消费已经是一马当先。

  北上广三大城市位居前三,符合其强一线城市的地位,与其经济地位是相称的,但如果我们没记错的话,中国一共有四个强一线城市。

  深圳,为何只排第七?

  1

  深圳是一个被寄托了厚望的城市,是中国名副其实的移民之城和青年之城,此前在抢人大战中也占得了先机,其消费市场,本不应该如此糟糕。

  要深究其原因,我们可以先研究一下排在深圳前面的6个城市。

  北京作为北方政治和经济中心,文旅发达,也是拥有世界500强总部最多和顶级富豪最多的城市,消费力自然是不用说。

  上海是中国的经济之都,经济总量全国第一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第一,无论是人均GDP还是人均可支配收入都领先全国,同时上海的金融机构仅次于北京,外企众多。

  作为强一线城市,北京和上海都是名副其实的全国中心城市,对全国的辐射带动能力也最强,现代服务业、高收入行业最为集中,消费能力自然也高。

  从全局来看,目前也仅有上海和北京的社消总额超过万亿元,在全国遥遥领先。

  广州以9256亿元位居第三,作为千年商都,是华南地区的商业、交通、物流、教育、医疗等中心,拥有大量的专业批发市场,以白马服饰市场为例,国内知名,内地很多是市场的服装都来自这里,同时广州也是中国第一经济和人口大省广东的省会,其消费能力毋庸置疑。

  再往下看,重庆以8770亿元的社消总额位居第四,但重庆总人口达3000多万,相当于一个中等省份。

  武汉自古以来就是九州通(600998)衢之地,交通便利,作为南北交接的地方,聚集作用十分明显,也是一个文旅大城,近年来在城际铁路开通后,鄂州很多人一到周末就往武汉跑,周末到武汉购物消费的人特别多。

  成都身兼西南交通、科技,金融、商贸四大中心,其商业贸易,在上千年历史中,都是西南第一,拥有1500万人口,而其身后的四川,拥有接近1亿人口,是西南地方经济和人口第一大省,这些都是成都消费市场坚强的后盾。

  2

  相比而言,深圳就有些够呛了。

  它在改革开放之前只是一个小渔村,叫做宝安县,面积只有1996.85平方公里,而在北上广深中,北京是16410平方公里,上海是6340平方公里,广州是7473平方公里。

  在十大消费力城市中,它是垫底的存在。

  而地域面积也直接反应在了总人口上,2018年深圳的常住人口只有1302万,非户籍人口就占到了848万,外来务工人员的比重很大,换句话说家庭花费的比重很低。

  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,无论是医疗还是教育,甚至是整个家庭单位所需的配套,都有所欠缺。

  年轻人赚了钱,无论是抚养小孩,或者是赡养老人,这一部分都是需要转移到外地去的。

  所以“深圳赚钱深圳花,一分别想带回家”是一个小众现象,真实情况是“深圳赚钱深圳花,还有一半寄回家”。

  当然,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毗邻香港。

  深圳早期的发展,一直与香港是深度捆绑的,香港是公认的国际消费中心,深圳紧挨着香港,列车直达,出入香港购物十分方便,而在签证方面,深圳户籍人口可以一周一次,当地人也经常到香港购物,导致了相当一部分消费外流。

  并且,深圳三面临海,北边是省会广州,阻隔了深圳对广东西部和北部市场的辐射。

  同时,作为一个非省会城市,深圳的文旅产业十分贫瘠,并无知名景点,就连本地常住人口也都在节假日奔赴外地,远远不如武汉与成都这种单核省会城市。

  相比来看,武汉是九省通衢,成都是天府中心,重庆市网红城市,三者的文旅和区位都是极有优势的,几乎能吸引整个周边地区甚至是全国的人群前往消费。

  尤其是,近年来以省会城市为中心枢纽的高铁、城际铁路网络陆续建成后,消费力有进一步往强省会集聚的态势。

  这种经济体量与消费力的差异也体现在南京和苏州之间。尽管苏州的GDP总量达到了1.85万亿元,而南京只有1.28万亿元,但在社消总额方面,南京却稳居全省第一。

  也就是说,省会城市集中了全省最好的医疗、教育、交通等公共资源,是所在省份的消费中心,省内非省会城市与省会城市的差距比较大。

  同时,还有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,就是房价。

  3

  为什么把房价单独拎出来说呢?

  在中国,居民的收入和支出里面,房价是占了很大的比重的,社会消费品零售额的统计口径里,是不包括大宗消费的,包涵最大的可能就是汽车了。

  房价,不在统计内。

  所以,深圳虽然有天量的房屋买卖,但是在社会零售总额统计上并不体现。

  深圳近年来房价飙升,占了消费的很大一部分,居民可支配收入比重不高,严重压抑了商品消费能力。

  实际上,我们再看一下全国39个主要城市社零总额占GDP的比重就会发现,北上广深四个城市的比例都是十分低的,远远低于平均水平。

  而深圳,再次光荣垫底。

  不仅是深圳,北上广也同样是如此。

  以消费力第一的北京为例,地产总价已经超过了美国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,在此背后,是北京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占GDP的比重,仅为38.75%,甚至低于2017年的41.3%。

  北上深的占比,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,与武汉、成都等城市更是差距巨大,而他们的房价显然也是“名列前茅”。

  可见房地产对这种消费制约是显而易见的。

  所以,这正凸显了中国经济中的一个大弊端,房地产与金融等勾兑严重的行业的畸形繁荣,对于消费造成了巨大伤害。

  4

  结语

  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,也是一座年轻的城市,消费力排名与经济总量排名不符合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

  在新的经济形势下,消费已经成了一个巨大经济增长引擎,未来如何引导消费、促进消费,将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议题。

  深圳如此,其他城市亦如此。


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:“格隆汇”(hkstocks),作者:碧螺秋


相关文章